钢格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时装设计孵化器的差距在哪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16 15:34:34 阅读: 来源:钢格板厂家

时装撰稿人Christine Tsui认为:正在发展中的中国时装设计孵化器相比与西方依然存在一定差距。

中国上海——中国如何扶持设计新人的成长,一直是全球时尚业所关心的问题。尽管许多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对设计师的支持,相对于高科技、互联网领域是非常薄弱的,但其实许多国家都有这类倾向。就好像人文领域从国家得到的政策支持永远少于科技与理工一样。撇开这些专业歧视不谈,其实中国政府对设计的支持并不算少。特别是“时尚”与诸多领域有交集,例如“科技”、“创新”、“文化”。在这些方面,政府提供了“创新基金”、“文化创意产业基金”等各项基金支持。只是这些基金虽然公开资料显示公平竞争,但实际操作中大多只有体制内资源(公立院校、国资委旗下或者相关企业)才能获得。

时装周可算是中国政府扶持设计师的另一重要途径。它们举办设计大赛,挖掘新人;并帮他们联系商场,举办贸易展会或者如今被称为“Show Room”的展厅。目的都是要帮助设计师们找到投资人或者买家。不过,因为许多时装周机构大多自己缺乏市场运营经验,除了早期几届“兄弟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的冠军诸如吴海燕、马可、武学凯等成为行业的主流人物外,真正成功的案例并不算多。

除了政府支持,近十年来自地产业的孵化器也不少。它们大多以“创意产业园”的名义,为设计师们提供低于市场价的办公空间租赁。但是政府资助也罢,或者这类“创意产业园”模式也罢,其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解决设计师销售渠道及运营管理问题,因此大多数项目最终不了了之。

同时,近几年一些私人机构也开始涉足设计师孵化器项目。 在服装界从业近20年的李文爽,曾为周涛、宋祖英等明星名流提供定制服务。之所以决定做孵化器,是因为她认为“九零后(设计师)比八零后及七零后(设计)的效果和眼界都要好!”而其提供给设计师的主要是技术与商业支持,包括共享版房、销售空间及经验分享。其对设计师的测试期为4个月——其中2个月产品研发,2个月销售。通过这个小循环,她基本能够判断设计师的前景性,随后再决定是否签约合作。目前,她的孵化器旗下已有5位签约设计师。

而曾任深圳卡尔丹顿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刘丹,则于2015年创办了“灵魂创客设计师品牌孵化器”。“灵魂”映射出他对优秀设计师的定义——设计师要能够“洞察人性”。而他以为这是目前国内设计师最欠缺的部分。因此他的孵化模式主要在于培训。与一般培训院校认为设计师要加强市场理念的模式不同,刘丹更注重人文类的培训。在该孵化器的课程中,学生不仅要学习布艺、染艺及其他与服装直接相关的人文与技术,还要学习花艺、陶艺、茶艺甚至厨艺等与生活及大自然相关的课程。

以上两个案例,代表着市场上正在出现的另一类孵化器潮流。他们大多自身来自传统服装行业,拥有丰富的设计经验及人脉资源。通过个人融资或者与企业合作方式获得资金。而相比于政府资助或者地产商的创意产业园模式,他们可以带给设计师的是更为宝贵的业内人脉资源与商业经验。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们兼具了设计师们的商业伙伴及导师角色。而这类模式,更接近于欧美对设计师的孵化模式。

在欧美,孵化器及孵化者身份更趋多元化。最著名的有: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CFDA)所创立的“CFDA时尚孵化器”(CFDA Fashion Incubator)”;国际羊毛局已举办多年的国际羊毛标志大奖(International Woolmark Prize);以及LVMH年轻设计师大奖(LVMH Prize)和H&M 设计大奖赛(Design Award)。相对于中国官方孵化器有钱却难出实质性成果,私人机构有经验却难以获得融资;这些明星国际机构为设计师提供了可持续性更强的支持。

2013年,我曾拜访获得了Fashion Fringe大奖的王海震(Haizhen Wang),他的工作室在在伦敦著名历史文化地标萨默赛特宫(Somerset House)。王海震用“100%改变了我的命运”来描述此次获奖收获。因为在此前,已在伦敦奋斗了近10年的他几乎准备要放弃自己的事业。该奖不仅提供财务支持,2年的工作室空间,还帮助他立刻进入了伦敦时装周官方日程;大奖机构定期会派业内导师来评估并辅导他的商业规划。作为回报,设计师2年内每个季节首次的动态秀(Live Show)必须在伦敦举行;邀请函上需注明“Fashion Fringe赞助”;在财务上,授奖方会取得一些股权,但按这位设计师的说法,是属于“象征性”的;若设计师需要引入其他投资方需知会对方。王海震表示,无论如何,这都是个“非常棒”的奖项。

2014年,我也参观了CFDA 时尚孵化器位于纽约的大楼,并拜访了受其扶持的Sara Law,这位配饰设计师现在已经在纽约小有名气。CFDA提供的支持与Fashion Fringe十分相似。而Sara Law认为:该奖项为她带来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来自业内人士的商业辅导及他们为之带来的丰富的业内人脉资源。“你看的出,每个来帮助你的人都真心希望你成功,” Sara说道。

而这恰恰是我认为中国服装设计师孵化器与西方最大的差距——不是钱,不是办公空间,虽然这些要素都非常重要,而是真正关心中国服装设计师成长的人太少。在欧美,行业领袖们愿意用做公益的心态来辅导青年设计师的成长。如今,最大的付出并不是给钱,而是花时间陪伴一个人的成长。当然,相比于欧美这些明星机构,一个大奖赛就可以让新锐设计师认识诸如J.W Anderson、Marc Jacobs、Karl Lagerfeld这些明星人物,中国的孵化器则没有这样的先天性优势。也因此,中国服装设计师的成长更需要自己人的关注与支持。

本文作者Christine Tsui (冷芸)于2013至2014年间,为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访问学者、美国福布莱特学者;并获得伦敦时装学院硕士学位,曾就职于耐克、百丽及利丰集团,并在帕森斯设计学院授课。同时,她还著有《中国时尚:对话中国服装设计师》中英文版及《时装买手实用手册》。

石家庄男科医院哪里好

锦江治疗阳痿早泄费用

治疗不孕不育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治疗疤痕